「新中国70年」建设美丽中国深化生态环保政策领域改革

更新:2019-11-07 17:18:06浏览:4999

简介:中国现有的生态环境保护政策与深入参与国际环境规则的制定和指导之间仍有很大差距。“十四五”计划的重点是在建设美丽中国的过程中,促进生态环境保护长效政策机制的形成。“十四·五”期间生态环境保护政策的改革创

作者:董展锋,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研究所研究员

十八大以来,中国生态环境保护政策改革创新加快,生态环境保护政策体系建设取得重大进展,为进一步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建设美好中国提供了重要驱动机制。“十四五”期间,我国生态环境保护工作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新形势和新挑战。我们必须坚决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继续深化生态环境保护政策改革创新,提升生态环境管理能力和制度现代化,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求。

“十四五”期间,生态环境保护政策改革仍面临一系列挑战

“十四·五”期间,我国生态环境保护政策改革需要解决以下问题和挑战:环境质量目标管理体系不完善、市场经济政策应用不足、生态环境治理能力不足、统一的生态环境监管体系不完善、生态环境空间控制政策框架不完善、国际贸易摩擦带来的环境不确定性。

生态环境统一监管体系不完善,能力建设尚未全面到位。生态环境政策规划、监测与评价、监督与执法、监督与问责标准的“四个统一”仍在完善过程中。

结构调整的力度和深度需要深化,对减排的潜在贡献需要进一步挖掘。

流域治理单位合规管理、环境空气质量分区合规管理、“三线一单”和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区正在积极推进生态环境空间控制工作,但政策框架不完善。

生态环境质量监测、统计、评价、评估、宣传、责任、激励等方面的政策能力仍然不到位,当前的主要重点是环境质量监测和目标评估。

市场经济政策对生态环境的开发、利用、保护和改善的长效机制正在逐步完善,但供求与结构调整、质量提高和多元化治理的需求之间仍存在差距。

多主体治理的生态环境治理总体格局不完善,绿色生产和消费的社会环境尚未完全具备。

生态环境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还不完善,执法司法不完善等问题依然存在。

为了促进“一带一路”绿色发展,到2030年减少碳排放,主动科学应对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的兴起,我们需要通过生态环境政策改革来适应新的挑战和变化。中国现有的生态环境保护政策与深入参与国际环境规则的制定和指导之间仍有很大差距。

“十四五”计划的重点是在建设美丽中国的过程中,促进生态环境保护长效政策机制的形成。

“十四·五”期间生态环境保护政策的改革创新需要全面贯彻习近平的生态文明思想。通过深化生态环境保护政策改革,应对生态环境保护“三阶段叠加”阶段面临的机遇和挑战,促进工业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和生态环境的高水平保护,积极主动应对百年来世界前所未有的变化。通过加强生态环境保护政策改革的系统总体规划、综合控制、协调管理和空间控制,整合生态环境统一监管体系和能力,实现环境保护责任的“五个联系”和污染防治与生态保护的“一个联系”。要加强党委领导、政府领导、市场基础、企业实施、公众参与、NPC执法监督和“两法”(司法和法院)的多主体治理作用和功能,建立多有效、动态、相互监督、公开透明的生态环境保护模式。应重视发挥市场经济政策在调节经济主体生态环境行为中的长期激励作用,形成绿色生产、生活和消费的动力机制和制度环境。要适应新形势下生态环境保护的新要求,必须突出政策制定和实施的科学化、政策控制对象的分化、政策手段的细化和政策效果的结合。我们要进一步协调国内外大局,深入参与国际环境规则的制定,推动建设美丽中国的长效政策机制的形成,共同建设一个美丽清洁的世界。

第十四个五年计划特别关注六大生态环境保护政策的改革。

创新和促进绿色发展:四项结构调整政策。以水泥、化工等重点非电力行业超低排放补贴和水电价格阶梯激励政策为主要“起点”,推进产业结构深度绿色调整;实施大气污染防治的重点地区要实施煤炭减排置换,共同推进碳减排和污染减排等。,促进节能利用和结构调整;实施岸电补贴、柴油卡车限期淘汰等。,促进交通运输结构的优化和调整;加强补贴,促进农村废弃物的回收利用和有机肥的综合利用,以及农村污水处理设施的运行,促进农村污水处理设施用电实行居民电价或农业生产电价。

完善生态环境的空间控制。继续推进生态、大气、水、土壤、海洋等要素生态环境区域控制,推进生态环境要素空间全覆盖控制;建立以战略环境影响评价、获取空间控制清单、生态保护补偿、生态环境空间监管和绩效评价为主要重点的“三线一单”生态环境区划控制政策体系。

完善生态环境质量目标管理的政策机制。加强以评估为基础的环境质量管理体系建设,建立水、气、土、生态等因素的统一目标评估体系,建立监测、评价、评估、宣传、责任、奖惩的环境质量目标管理体系,加强评估结果与财政资金、官员晋升等政策的协同作用。生态环境质量监测与评价的范围已从大气、水和土壤扩大到沿海水域的水质、地下水、农业和农村地区、提高空气质量标准、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等。,完善生态环境监测点和网络。

完善生态环境和市场经济政策。全面建立以绩效为导向的财政资金配置机制,改善生态环境质量,包括挥发性有机物、碳排放、污染产品等。在环境保护税改革范围内,推动将生态环境外部成本纳入资源税和消费税改革,推动建立全成本污水处理费政策和固体废物处理费机制。完善基于生态贡献和生态环境改善绩效的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转移支付机制,建立“三级统筹”(水资源、水质、水生态)优先保障生态基础流量的省际边界流域上下游生态补偿机制,推动形成市场化、多元化的生态环境补偿机制。我们将在全国范围内开放碳交易市场,继续推进排污权交易和资源权交易,建立健全所有权明确、权责明确、流通顺畅、监管有效的自然资源产权制度。引导和鼓励长江等重点流域和粤港澳海湾等重点地区探索建立绿色发展基金。

推动建立大型生态环境管理模式。为了评估生态文明建设的实施情况,“党和政府有同样的责任,一岗两责”;通过监督执法,督促企业落实环境保护的主体责任;坚持建设美丽中国的国家行动,引导绿色消费和绿色生活方式;加强对NPC生态环境执法的监督检查,完善对CPPCC生态环境治理的监督,完善检察机关提起的公益诉讼制度。形成了党委领导、政府领导、企业实施、社会参与、多元治理、公开透明、内生激励的大生态环境治理模式。

深入参与促进国际环境规则的制定。我们将动态跟踪和评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生态环境目标的进展情况,定期发布《中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实施进展报告》。大力推进绿色“一带一路”联合建设,推动国际绿色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标准相互认可,牵头制定“一带一路”基础设施绿化标准体系。促进绿色贸易和绿色责任投资,并促进贸易供应方的结构改革;加强国际生态环境公约的实施。

巩固对生态环境保护政策改革的支持

推动建立严格的生态法治环境。推动制定和修订《长江保护法》、《黄河保护法》、《固体废物污染防治法》、《气候变化应对法》等生态环境保护专项法律;推进《规划环境影响评价条例》、《自然保护区条例》和《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管理办法》的修订。制定和完善排污许可证、生态保护红线、生物多样性保护、重点生态功能区保护等法律法规。加强流域和区域环境标准的制定和实施,努力推进地方法律法规的指导和标准化。

实施最严格的生态环境监管。推进生态环境监管的制度化、规范化和简单化,形成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监管体系、部门生态环境保护专项监管体系、省级政府环境监管体系的合理分工和高效合作;加强对区域、流域和海域生态环境的监督执法,抓好陆源污染物入海监管,加强对流域生态环境的统一监督执法,建立自然保护区定期监督检查机制,建立健全人民环保监督员制度,加强规范引导,创新治理模式和机制,充分调动社会生态环境保护力量。

加强生态环境保护的科学决策和实施能力。推进生态环境保护重大政策评估机制的建立,改变“高度重视”政策制定和“忽视”政策评估的环境政策制定和实施的“常态”,研究生态环境政策评估结果的反馈机制和重大政策的及时修订机制,提高生态环境政策制定和实施的经济效益和科学决策水平。推进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卫星遥感等高科技技术在政策制定领域的创新、推广和应用,做好二次污染源调查结果在生态环境保护政策中的应用研究。规划编制“十四·五”生态环境保护政策改革方案。通过这一规划,2035年生态环境政策改革的长期目标将相互衔接,为建设美丽中国的“十四五”计划的实施提供政策动力支持。

w88优德 秒速赛车app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500万彩票网

推荐新闻

热门新闻

最新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jacobhuff.com 城西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