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九霖:负利率是拯救经济的良药还是毒药

更新:2019-10-31 17:22:57浏览:4990

简介:目前,普遍的观点认为,本轮负利率是针对全球量化宽松的补救措施。前任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认为,美国出现负利率只是时间问题。那么,负利率是拯救经济的良药还是毒药呢?用负利率去供养它们,无疑是违背市场规律。另

温家宝/新浪财经评论专栏作家陈久林

总之,在经济周期的后期,降息等刺激措施对经济的影响只会越来越小。随着刺激措施的减少,货币贬值可能成为刺激经济增长的新手段。恶性循环循环往复。

自今年以来,数十个国家已经降息或将利率保持在历史低位,以应对经济下滑的风险。美国银行甚至认为,在2020年,三个月后,世界将会有“千分之一”的低利率。然而,与低利率相比,负利率更值得关注。

如今,欧洲国家加入了负利率大军,开启了负利率时代。据统计,目前世界各国有超过16万亿美元的负收益率国债。其中,比利时、德国、法国和日本的10年期主权债券收益率均进入负值区域。

从2008年7月开始,欧洲央行隔夜贷款便利利率从2014年8月的5.25%下调至0.3%,存款便利利率从3.25%下调至-0.2%,2015年进一步下调至-0.3%。瑞士、瑞典和丹麦也实施了负利率。其中,瑞士于2014年12月正式加入“负利率大军”,将3个月期瑞士法郎银行间拆借利率下调至-0.006%。早在2012年7月,由于欧洲债务危机和国际资本流入的压力,丹麦等国家就进入了负利率时代。

目前,普遍认为这一轮负利率是全球量化宽松的补救措施。由于量化宽松没有导致资本流入实体,银行体系出现了逆向选择,导致大量资本滞留在金融体系中。因此,欧洲和日本一开始都希望通过零利率刺激银行贷款,迫使资金进入实体经济。然而,结果适得其反。耶伦和鲍威尔接管美联储后,他们创造了新一轮货币紧缩。后来,美联储降息,导致已经不堪重负的欧洲在挣扎于零利率之上后迅速转为负利率。日本紧随其后。

在美国,2008年,在乔治·布什政府的最后一年,次贷危机的爆发导致了全球金融危机。接替格林斯潘的伯南克领导美联储推出了前所未有的量化宽松政策。随着美联储连续推出四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联邦基金利率迅速降至零左右。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长期处于0-0.25%的最低水平。

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认为负利率在美国出现只是时间问题。他说:“负利率几乎在世界各地都能看到,在美国成为可能只是时间问题。”格林斯潘为什么这么说?众所周知,如果每次加息都与降息相似,利率仍有操作空间,不会走向零利率和负利率。然而,美联储为什么不这样做呢?此前,美联储主席鲍威尔(Powell)曾试图加息,但面临各种压力,包括特朗普总统的反对、美国股市崩盘和经济通缩。

降息受到世界欢迎,而加息是痛苦的。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基于通货膨胀率、失业率和金融稳定这三个指标,而不是联邦政府的命令或其他宏观经济目标。自沃尔克时代以来,美联储逐渐摆脱了白宫附庸的形象,赢得了市场声誉。后来,美联储的一系列改革,特别是90年代的单一目标体系,极大地加强了美联储的独立性。因此,每当经济强劲、通货紧缩出现、失业率上升时,美联储将开始放松刺激经济增长的政策。尽管美联储降息幅度高于加息幅度,但经济就像一头“老牛”。不管它有多刺激,它只会慢慢成长。此外,每次刺激的速度都比上一次更快。事实上,为了维持经济增长,利率的增幅不应太高,因为经济就像一个“病人”从重病中康复,而利率的轻微上升可能会使他跌倒在地。此外,美联储降息越多,“人”就会变得越坏,从而导致美联储不敢加息。最终结果是零利率甚至负利率。

那么,负利率是拯救经济的良药还是毒药?

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认为,如果财政政策能够分担央行稳定经济的压力,负利率将是完全有益的。然而,早在三年前,巴菲特在接受采访时坦率承认,他已经活了80多年,没有预期到负利率,并称之为“奇迹”。他认为:“负利率并不代表世界末日,而是希望活得更久,以便有更多的时间来理解负利率。”银行业和资本界普遍对负利率持悲观态度。“负利率是毒药”、“负利率是量化宽松的延续”、“负利率预示危机即将来临”已成为主流。

那么,负利率的后果是什么?

在信贷市场上,有两类企业银行不敢轻易放贷。一是可以接受极高利率的企业。一旦资本链出现危机,这类企业就非常需要资本输入,甚至毫不犹豫地向高利贷者借钱。还有一群企业只能接受极低的利率,甚至零利率。这类企业往往缺乏核心竞争力。然而,在负利率的背景下,银行只能接受这两类企业。对这类贷款的需求非常低,属于次级贷款。用负利率支持他们无疑是违反市场规律的。一旦利率提高,这些企业将蒙受损失,引发债务危机。虽然低利率或负利率解决了企业融资成本问题,但也大大增加了银行的风险。与此同时,此类次级贷款、利率和货币政策将受到越来越多的约束。此外,负利率也意味着贷款人的损失。德意志银行的困境再次证实了负利率对商业银行的影响。利率下调导致越来越多的资金从储蓄银行转移到投资银行、股票和其他高风险金融资产。这种情况无疑会使商业银行的资产恶化,从而影响银行的风险体系,加剧金融市场的资产泡沫。

再看看宏观事实!日本实行负利率是为了让金融机构和商业银行花钱,以重振日本经济增长的活力。然而,效果还没有显示出来。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2019年日本国内生产总值将仅增长1%。根据欧盟委员会的预测,2019年欧元区整体增长率仅为1.2%,法国约为1.3%,德国仅为0.5%,意大利甚至为0.1%...美国的利率接近于零,已经维持了6年。因此,这一轮零利率并没有真正刺激经济增长,而是导致了美国股票和美国债务的大幅上升。房地产价格已经恢复,普通人的购买力已经变相大幅下降。

总之,在经济周期的后期,降息等刺激措施对经济的影响只会越来越小。随着刺激措施的减少,货币贬值可能成为刺激经济增长的新手段。恶性循环循环往复。

(本文作者介绍:清华大学,法学博士,北京约瑟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前财富500强公司副总裁。)

来源:新浪财经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推荐新闻

热门新闻

最新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jacobhuff.com 城西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